高音系_备考消失

是朵云

头像来自九然太太

一个磕修伞和安雷的小号

八百年不知道换什么圈名的我…悄咪咪表白一下天使吧

不,你不能要求一个标题废什么!

小排球❤日向☀影日/兔赤/黑研

时之歌/南国人/维赛/本命站长

【安雷】青苹果

*随手的小段子

*贺文计划对于瓶颈期+丧期的我是假的,ooc太严重的话请骂醒我吧

*虽然联系不大,但带一下这篇同世界观同时间线的《骑士与海盗》

*除夕快乐w


雷狮得到了一瓶不知用途的魔法药剂,那是在他们离开莱沙海岸的前一天晚上一只蠢萌得冒泡的加兰卡送来的。这据说聪明又有灵性的大鸟抖擞着一身焰红的羽毛,意气风发地展开双翅从高空滑翔而下,最后竟然径直撞上了二楼的落地窗玻璃,防卫系统一阵颤抖,好悬没让玻璃给震碎。

 

这海边小镇的居民生活怡然闲适,没有夜市的闹腾与灯火通明,只有远处几星微闪的暖色与柔和月光下的银白沙滩。头顶是群星闪烁的墨蓝华盖,耳边净是撞上沙滩和岩壁的碎浪声,海风破开九月里沉闷的空气,送来的是跋涉千万里远道而来的咸湿气息。

只可惜一声巨响把船上仿佛与世隔绝的两人猛地拉回现实,刚离了亚尔尼诺森林边界的骑士先生警觉如常,愣是神经紧绷到忘了这艘船上现在的原力供给源是什么,条件反射地便把理应待在甲板下的冷热流给召唤了来。雷狮手上缠绕的电光在瞬间黑暗下来的室内显得极其明显,他黑着脸走到了落地窗前,和恰好抬头的大鸟正对上了视线,猛禽加兰卡一双锐利的碧蓝眼眸在对上那双暴虐的紫水晶时便刹时变得滴溜滚圆,它浑圆的脑袋摆了摆,几乎是一个讨好卖萌的憨态了。

片刻之后,雷狮已经拿着那个浮雕着苹果状的小玻璃瓶开始仔细打量了,他无意识地提起了脚跟,肩背拉出几根利落的线条,透亮的紫眸上反射出一个小光点,瞳孔在黑夜里放得极大,让他此时像极了一只被好奇心驱使着的大猫。而安迷修借着热流发出的炙热光芒看着一地火红的羽毛,谨慎思考起了现在就驶离莱沙海岸的可能性。

 

雷狮翘着一条腿把自己沉到被子团成的靠垫里,玻璃瓶在被输入原力后浮现出了制作者附上的说明,某猫科动物看着最后那个简笔画的微笑挑起了一边细眉。

“能把任何东西变成青苹果味的魔剂,给本小姐反馈个使用体验如何?”

可以隐约听见水声,是安迷修在隔壁洗澡,注意力的转移使空气中淡淡的薄荷味一下子在雷狮的鼻腔里变得浓郁了起来。

雷狮不讨厌薄荷味,他甚至挺喜欢安迷修身上清爽的味道的,可同时他也不讨厌青苹果,而这小小的差距,中间却有着可以把安迷修变成青苹果味的这一魔性的巨大乐趣。于是第二天晚上在安迷修洗澡之前,雷狮就把他所有的薄荷味的日常用品都加入了这神奇的魔法剂,一个可以把任何物品变成青苹果味的奇怪发明。

推开门的安迷修紧皱着眉头,水滴顺着他略长的鬓发砸到木质的地板上,变出一块深色的痕迹。雷狮的紫眸里渐渐涌起玩味的光芒,而当骑士先生一脸严肃地表示自己的沐浴露可能变了质的时候,坐在床上的大猫终于放弃了伪装,捂着肚子笑倒在了他们舒适的大床上。

“你干了什么?”安迷修当然不会为了这小小的恶作剧就恼羞成怒,他甚至觉得此时穿着黑色紧身背心和大裤衩,把自己埋进乱成一团的被子里侧过头看着自己的雷狮是有点可爱的。脖颈转过的弧度也好,一旁弯起的有着美好线条的长腿也好,促狭的嘴角与发着光的紫眸也好。

并不知道自己被贴上标签的人因为大笑而变得沙哑的磁性嗓音响起,“我不过就是把来自星月魔女的小礼物物尽其用了而已,没有杀伤力的青苹果先生,不知道这个回答你满意吗?”雷狮这么回答的时候依然是侧着头仰躺在床上的,他意识到了或者没有,紧身背心印出胸前两点凸起,同时也勾勒出了那紧致有力的腰线。安迷修的呼吸不由得一滞,他觉得房间里的灯光有些亮得太刺眼了。

这个问题的回答对接下来一段时间他都会变成青苹果味这一点没有任何影响,而此刻这个回答也是无足轻重的。骑士先生用一个响指关掉了这间小卧室里的灯,双臂撑上富有弹性的床垫,阻挡住从窗口撒进雷狮眼里的银辉,幽绿的眼瞳看起来真的和青苹果是一个颜色的。

唇齿交缠时安迷修潮湿且微凉的发丝蹭过雷狮脸侧和颈侧,若有若无的触感此时却像是点火般划过肌肤,安迷修的吻一改往日温柔与缠绵,倒像是战场上溅起温热液体的剑。令人兴奋的战栗从肌肤相贴的每一处传来,雷狮不禁想看看安迷修此时的表情,看看这人失控时到底与平时假正经的样子能有多大区别,可对方就揪住了他这一瞬间的分心,直把雷狮吻得缺氧,最后只能靠一个带着血珠的牙印强行结束了这个吻。可就算是在口腔里扩散开的血腥味与喷在脸上的灼热呼吸也不能阻挡那股强烈的青苹果味,实在是因为他和安迷修离得太近了,那股味道热烈到让人有窒息的错觉。雷狮从来都没想到青苹果这样甜蜜中带着青涩的清爽味道也能这么有杀伤力。

 

而暂时摆脱了骑士长这一身份的安迷修也成功跳槽成了一个幼稚鬼。清晨微热的阳光可无法叫醒把脸埋在被子里的海盗先生,但常年来良好的生活习惯让安迷修就算在如此缺少睡眠的情况也能依然被体内的生物钟准时叫醒。套上衬衫时安迷修龇牙咧嘴地摸上自己右肩,不出所料地摸到一圈结了薄薄一层血痂的牙印。穿戴完毕的安迷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上了那几乎没怎么用过的百叶窗,把自己熟睡中的恋人的脑袋从被窝里巴拉了出来,好让他不要蒙着头睡。

做早餐之前安迷修看见了雷狮挂在椅背上的外套以及口袋明显的凸起,内心天人交战三秒钟,正气凛然的骑士先生便拿起那个袖珍的玻璃瓶走向了浴室。谁管青苹果有没有杀伤力呢?反正这艘船马上就要到处弥漫着一股青苹果的味道了。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