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音系_备考消失

是朵云

头像来自九然太太

一个磕修伞和安雷的小号

八百年不知道换什么圈名的我…悄咪咪表白一下天使吧

不,你不能要求一个标题废什么!

小排球❤日向☀影日/兔赤/黑研

时之歌/南国人/维赛/本命站长

【凹凸/安雷】

>短

>极度ooc


“我可以吻你的眼睛吗?”


    从两人选在一棵有着宽敞树洞的巨树底下着手安营扎寨,准备晚餐开始,安迷修就一直盯着雷狮看了。那目光灼热又干净,一时之间不明所以的雷狮破天荒地感觉耳朵尖在那有如实质的目光之下好似火烧。他心不在焉地架了架被烧得噼啪作响的木柴,好让火焰烧得更旺些,实则眼角余光时不时飘向正拿着冷流刀以奇葩姿势削着萝卜皮的安迷修。

    不得不说我们的骑士大人能一边用武器削蔬菜皮,一边还能把眼神钉在雷狮身上也是很厉害的。

    雷狮突然有点心疼冷热流,发自内心的那种。醒醒,你的冷流刀在哭呢。

 

    然而这些不自在的纠结在雷狮投身于伟大的烤兔肉事业之中时,就自然而然地被抛诸脑后了。毕竟没有什么比饥肠辘辘时即将可以享受的美食更加富有吸引力。

    把肥美的罗吉兔用两根细长却韧性十足的柳扎木枝固定好,随后架在事先搭建好的“灶台”上——一堆正熊熊燃烧着的木柴四周围上一圈石头墙,其上一个拱圆形的小洞方便添加新的燃料,防风的同时又提供了足够的氧气来保持火焰的旺盛。相对的两侧各竖着一根粗壮带着枝杈的树枝,穿着兔肉的柳扎木枝严丝合缝地卡在了两侧的枝丫间,坚韧的树枝被压出一个惊险的弧度,却是要折不折的把兔肉送进了等候多时的火舌之中。不一会儿,肉香随着溢出的油脂扑鼻而来,“滋啦”一声是在树枝最低点饱满的流油砸进火焰的声音,一下一下留下的是经过淬炼,油而不腻外脆里嫩的纯正野味。

 

    雷狮满意地看着自己千锤百炼的手艺,正准备转一圈树枝形成一层微焦的壳后功成身退享用美味,就听见一句带着询问意味的请求当空砸下,砸得雷狮悬在半空的手都停止了动作。

 

    哦别想了,当然不可能是被撩到了。


    “所以你他妈之前盯着我看了那么久就只是在想这个?!”感觉自己之前想太多的雷狮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


    “是啊,因为你的眼睛很好看,”安迷修完全没有感到雷狮的恼怒,一本正经而又带着笑意说到,随后眯了眯眼几乎是有些手足无措地比划了几下,“而且,是你的眼睛所以就更好看了。”


    明明是那么笨拙又不合时宜的言语,笑得像个傻子一样,雷狮面上觉得对方不可理喻的神色又明显了那么几分,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同样不合时宜不可理喻的心动。

    “呵,口口声声说着什么骑士道,结果不还是会油腔滑调的吗?平时怎么不见你对漂亮女士那么说话,你要早点开窍也就不会处男到现在了。”


    “对她们我又没有别的心思,这种话要怎么编啊。再说了我又没有违背骑士道,我是真的那么觉得的。”安迷修边说边往雷狮的方向挪了挪,动作小心又僵硬,明显是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云淡风轻,“所以...我可以吻你的眼睛吗?”


Fin.

 

不,安哥并没有吻到雷狮的眼睛,因为他害雷狮把兔肉烤焦了,半面黑掉的那种

是一种叫直球安的生物

第一次写动漫的同人,真的完全把握不住啊...... 

以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中间会有食物的描写

滚去补漫画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10)